您的位置: 首頁 > 周刊 > 文化 > 典藏

黃俊軍:自我造血 非遺應走產業化之路

出處:典藏周刊 作者: 網編:尹文武 2019-05-23

C2019-05-24典藏周刊4版01s002《百駿圖》 320×50cm   

近年來,非遺技藝的傳承與保護不斷受到社會關注。然而,后繼乏人、市場慘淡等問題卻如影隨形。這一問題同樣也困擾著國家級工藝美術技能大師、江西省鏨銅雕刻技藝傳承人黃俊軍。多年的從業經驗使他得出一個結論——非遺技藝的自我造血,必須要走市場化和產業化之路。

從南昌機場驅車兩個小時,終于抵達貴溪工業園區的江西中鼎金屬工藝有限公司,黃俊軍想要實現的鏨銅雕刻技藝市場化之路,就從這里啟航。

從技藝傳承來說,學徒需要掌握鉗工、鈑金、焊接等十多種技藝,還要具備文學、美術等方面的素養,熟練掌握單一工藝大概需要半年時間,掌握全部工藝至少需要五年時間。

傳統鏨銅雕刻工藝效率低、難量產,學徒成才率比較低,愿意從事這一行業的人越來越少,人才短缺成為目前面臨的最大困境。對此,黃俊軍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,建立全國創新性的金屬鏨雕工藝品生產線。在人員方面,采用企業培養機制,將成才周期縮減為三年。生產工藝層面,引入現代技術,前期制胚采用現代設備和技術,后期鏨刻工藝則保留傳統人工,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。

這種大膽革新,源于黃俊軍30多年的從業經驗。他18歲開始進入傳統鏨銅雕刻行業,歷任技術總監、生產廠長,為日本及東南亞國家制作高端銅鏨刻工藝品十多年。他創作的《晚風荷香》、《降龍羅漢》被中國工藝美術館收藏。2013年,黃俊軍成為江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。2014年,江西省人社廳授予“江西省黃俊軍金屬鏨雕技能大師工作室”。2018年,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授予“黃俊軍技能大師工作室”,同時獲得國家文化產業專項資金立項支持。

從非遺傳承人,到企業掌舵者,黃俊軍的身份也在發生轉換,“從非遺傳承的角度來說,個人的影響力是有限的,工作室模式所能創作出來的作品也是有限的。但企業方式能夠為這個行業培養更多的人才,創作出更多的產品影響更多的人。”黃俊軍表示。

據了解,黃俊軍擁有國內規模較大的金屬鏨雕技師隊伍,他所培養的鏨銅雕刻技藝人才超過200人,其中有2名“江西能工巧匠”、50名工藝美術師、近百名金屬鏨刻技師,并孵化出多家從事金屬鏨刻的創業實體,非遺技藝傳承探索出了一條產業化的新路,這是黃俊軍頗為欣慰的。

C2019-05-24典藏周刊4版01s003

◆目前非遺技藝發展的瓶頸是什么?

黃俊軍:國家的政策扶持和媒體宣傳,都為非遺的發展創造了很好的環境和氛圍。一方面要保護好傳統技藝,做好人才梯隊建設。另一方面,要貼合市場,生產出適合當下生活需要的產品。

就傳統鏨銅技藝來說,傳統、單一的產品和樣式是需要革新的,要納入現代化的鍛壓、沖壓等技術,與傳統鏨刻技藝相結合,提升效率的同時,又不失手工鏨銅之美,同時讓更多人看到、了解這一古老的傳統工藝。

◆能否談一下當初設立“尚銅堂”的初衷?

黃俊軍:的確,非遺項目的品牌不多,或者說品牌意識不強。設立“尚銅堂”這一品牌,最大初衷就是以品牌價值來提升鏨銅雕刻技藝的價值。“尚銅堂”走向市場六年,目前已經是江西省著名商標,建設品牌讓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增強產品質量責任意識,不斷提升產品品質。鏨刻在壺底的“尚銅堂”三個字,不只是品牌,更像是對質量、對傳統手工藝的承諾。

◆對于未來的發展有哪些期待?

黃俊軍:非遺能夠延續、重煥生機的關鍵在于能否融入大眾生活。我認為,未來工藝品的增長點在家居板塊,發展前景非常值得期待。

目前的問題是,粗制濫造、仿冒偽劣的產品,打著手工制作旗號的流水線商品大量充斥著市場,擾亂了市場秩序。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,我們已經獲得實用新型專利80多項、外觀設計專利50多項,一方面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;另一方面,我們也呼吁政府出臺相關的管理政策,同時希望大眾提高對假冒偽劣產品的甄別意識。

右側廣告

本網站所有內容屬《北京商報》社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 商報總機:010-64101978 網站熱線:010-64101986

商報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:100013 法律顧問: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(010-64097966)
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08003726號 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  京新網備:2010006號

3d独胆公式规律